全文小说婚途漫漫:宁先生的蚀骨罪妻目录免费阅读

小编今天给大家分享小说《婚途漫漫:宁先生的蚀骨罪妻》,本小说讲述了夏星瑶宁璟宸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文笔精深。值得阅读……

这不与我以前看的不同,主角夏星瑶宁璟宸之间故事情节曲折。文中情节一环扣一环,波折起伏,《婚途漫漫:宁先生的蚀骨罪妻》很好看。

全文小说婚途漫漫:宁先生的蚀骨罪妻目录免费阅读

黑暗中,宁璟宸向后倚靠着沙发,强大的气场宛如帝王一般,令人无法忤逆。

郑秀秀愣了愣,神情说不出的古怪:“宁少,你认识她?”

宁璟宸双眸微眯,森冷的目光直直盯着不远处卑微的趴在地上的女人,眸底渐渐燃起了一团火焰。

只是他还未应声,夏星瑶已经抢先道:“不认识!”

她舔了舔干燥的唇,把头埋的更低了:“我只是一个保洁,怎么会认识宁少这样的大人物。”

不认识?

可笑至极。

这个女人就算是化成灰,他都认得!

宁璟宸的视线并未挪开,手中把玩着酒杯,神色晦暗不明。

等了好一会儿,见他没再说话,郑秀秀暗暗松了口气,她就说,宁少怎么会和一个下等的保洁阿姨有关系?充其量不过是他山庄里的佣人罢了!

可见宁璟宸的注意力若有似无的都在这个恶心的女人身上,她瞬间就气不打一处来了。

今晚明明是她组的局,主动提议来这里开patty的,他从头到尾都没怎么瞧过她就算了,现在竟然还一直盯着一个下等的保洁看?

她到底哪点比不上这么个又丑又老又低贱的女人?

可恶!

“瞧你那副穷酸样,我的鞋子铁定赔不起,今天就算我倒霉了。”

郑秀秀双手环胸抱着,居高临下地看着夏星瑶,冷哼道:“本小姐也不是一个这么爱计较的人,不过你既然要道歉,是不是该有点诚意?”

夏星瑶的后背被冷汗浸湿,嘴唇也在颤抖:“是,是,您说的对。”

郑秀秀对这样的态度很满意,朝人群那边努了努嘴:“那好,你现在过去给我倒酒,赔罪。”

“好,好。”

夏星瑶连连点头,身子僵硬的仿佛不是自己了的一样,她努力压下心中的恐惧,双手撑着地面想要爬起来。

然而,一只脚却先一步踩住了她的手背。

郑秀秀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弯起嘴角,用尽全力往下狠踩:“谁允许你站起来的?爬过去呀!”

剧烈的痛感蔓延至全身,眼前阵阵恍惚,手指仿佛下一秒就会被踩断,疼的夏星瑶险些窒息,还是咬紧了牙关不敢吭一声。

脸上血色尽褪,她深吸一口气,用手臂做支撑,艰难又缓慢地一点点往放着酒的桌子那里爬。

周围顿时响起无数的哄笑声。

“快看,这个姿势像不像一条狗?”

“何止是姿势?这人比狗还听话吧?大夏天的还把自己裹得跟熊一样,干脆以后姓畜名生得了!”

“还别说,我天生就讨厌狗,看她那狗样,我都想上去踹几脚,试试看会不会有狗叫声!”

“哈哈哈!”

夏星瑶充耳未闻,身上的傲骨和锐气早已被磨光了,在监狱的这四年,她能做的只有顺从,这已经深深烙在骨子里了,变成一种习惯,一种本能。

她只是一个阶下囚,没有什么是不能做的。

好不容易,夏星瑶爬到桌子旁边,小心地把酒倒满,双手端起杯子递给郑秀秀。

控制不住的痉挛抖动,酒面也晃动个不停。

她的右手本就提不起力气,刚刚又被踩伤,此时强撑着才不至于把杯子打翻。

郑秀秀挑了挑眉,伸手准备接过酒杯,却是在夏星瑶松开的时候,故意卸了力。

嘭!

杯子碎了一地,酒渍飞溅!

“你怎么回事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夏星瑶赶紧把玻璃渣捡起来丢进垃圾桶,锋利的边缘划伤指尖,血珠涌了出来,她只往衣服上擦了擦,便起身要去拿拖把,“您放心,我很快就会收拾好的,您别生气。”

“等等。”

“刚刚那些东西都用过了,一股怪味,恶心死了,一会儿还让我们怎么玩啊?”

郑秀秀唇边的讥嘲更浓,嗤笑道:“干脆你直接把地板舔干净吧,这酒很贵的,你干一整年都喝不起,现在便宜你咯。”

哄笑声不绝于耳。

夏星瑶的脸色白了白,片刻后,缓慢地俯下.身子,果真听话的朝酒渍靠近。

她不能得罪这些人,不能丢掉工作。

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尊严是最不值钱的东西了。

这一切被宁璟宸看在眼里,他薄唇紧抿,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他和夏星瑶初中就认识,一直以来她都是倔强张扬的,就连当初罪名成立,也依旧如此,从没有向谁低过头,更别提是这么的低声下气,唯命是从。

这样的夏星瑶,没由来的让他感到厌烦。

夏星瑶的鼻尖已经快要触到酒渍,距离近在咫尺,她伸出舌……

下一秒,一双强有力的手狠狠将她拽起来,大步往外走。

男人周身充斥着无尽的冷意,夏星瑶眼中满是震惊。

不仅是她,客厅里的其他人也不敢相信地看着这一幕。

左手边的沙发上,望着二人离开的背影,陆北野斜斜勾了勾嘴角。

夏星瑶?

事情变得有趣了。

走到泳池边上,宁璟宸停了下来,狠狠甩开女人,讥嘲道:“夏星瑶,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话了?”

听话?

是的,因为只有听话,才不用再回去那黑暗的过去。

夏星瑶站稳身子,低垂着眼眸,抑制住心底的源源不断的害怕,缓缓道:“我现在只是一个保洁,打扫卫生是我分内的事情。”

顿了顿:“还请宁少能放过我。”

放过她,无论是刚刚,还是四年前的事情。

宁璟宸眯了眯眸子:“你在求我?”

“对,我求你,求宁少有人有大量,不要再和我这样一个恶心**的人计较。”声音遍布卑微与颤抖。

宁璟宸冷笑:“既然如此,求人是不是该有点求人的样子?”

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能做到哪一步?当真和四年前不是一个人了?

话音刚落,夏星瑶便没有丝毫犹豫的给他下跪。

咚!

膝盖重重砸在地面上。

昔日灵动的眸子如今只剩下一滩死水:“宁少,求您……”

她的姿态低微进尘埃:“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对,求求您放过我……”

是她的错,从一开始就不该肖想这个和自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男人,更是任由自己越陷越深。

是她的错,在被拒绝之后仍以为会有希望,每一步都想要更靠近他,心心念念全是他。

是她的错,在被他亲手送进监狱后竟然还心存残念,结果到头来不过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笑话。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7月9日 08:56
下一篇 2022年7月9日 08:58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