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写的小说王爷你安分点小说大结局阅读

名字是《王爷你安分点》的小说是作家佚名的作品,讲述主角温姒容生渊的精彩故事,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下面是这本小说的简介:…

王爷你安分点_此书可谓开创了一个社会都市类小说的巅峰作品,构思新颖,条理清晰,行云流水,人物耿云沐青性格刻画极其丰满。

佚名写的小说王爷你安分点小说大结局阅读

这庄子里本来就没人,安嬷嬷死了,也就剩下温姒和洳儿两人,于是温姒只能回身吩咐洳儿去烧些热水。

刚交代完洳儿,温姒再回眸的瞬间,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只见容生渊一身雪白的宽大衣袍,广袖险险垂地,长簪束发,眉目清润儒雅,他就这么静静地站在这黑夜的门廊下,如同嵌在画卷里一般。

偶有白光闪过,风雨呼啸而过,却不消他一身风华。

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

恰恰是应了这句话。

容生渊看着温姒有些出神的表情,唇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浅笑,道:二姑娘,叨扰了。

容世子不必多礼。温姒的嘴角扯出一丝僵硬的笑。她总觉着,这容生渊身上有着危险的气息。

突然,她对上了那双淡漠的眸子,心中一惊!

他居然看得到!

不对,应该说此时的容生渊,竟还未双目失明!

意识到这点后,温姒情不自禁蹙起了眉,敛眸沉思。

她记得,前世的时候,父王似乎说过容生渊,是在他成弱冠之礼的前一年,路遇贼人刺杀,从而失明。

现在的温姒只有十五岁,而容生渊约莫比她大四岁。

也就是说,他现在二九有余,双十不足。他双目失明,就在今年!

温姒错愕地抬起头看向容生渊,心里不由得惋惜,这般霁月风光的人,居然会遇到如此不公的事情。

而容生渊在看到温姒有些异样的小眼神时,一时间觉得又疑惑又想笑。

世子!突然,一道清朗的男声打破了两人之间静静流淌的宁静氛围,在温姒看不见的地方,容生渊蹙起了眉。

回眸看去,是安置好马车的侍卫杜岩,手拿长剑,站立在容生渊的身后。

杜岩的到来,让温姒从记忆中醒过身来,她微微行了个礼,道:时辰不早了,西边的厢房我已派丫头整理好了,两位早些休息。

容生渊回了个礼,声音如远方高山上渺茫的雨雾一般淡薄,道:多谢二姑娘。

告辞。温姒垂眸。

她转过身,向着自己的厢房走去。

杜岩单膝跪下,抱拳沉声禀告道:世子,属下已经勘察过这庄子。

如何?原本看着温姒时儒雅的面容,此时却瞬间覆满冰雪,眉眼冷清。

破败不堪,荒无人烟。除了温小姐和那个丫鬟,再无一人。杜岩一字一句道。

听着杜岩的话,容生渊眼眸一寒,皱眉道:堂堂王府的嫡小姐,怎么会沦落在这里?他的声音仿佛夹带着冰霜一般,令人心生刺骨的寒意。

看着世子冷然的神色,杜岩一下子低下了头,道:据京城来的密报,是老王妃将温小姐赶出了府,说是到庄子里来修身养性。

呵。那淡色的薄唇间吐出一声冷笑,容生渊的眼底仿佛浓墨重彩一般翻滚着,修身养性?我看,是恨不得死而湮没不足道。

听到世子语气中的杀意,杜岩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

冷肃的气息在周身流淌着,空气似乎在一瞬间凝固了。

半晌,容生渊开口道:明天,送她回府。

不可!杜岩猛地抬起头,眼底是紧张和焦急的神色,世子,您忘了,那医仙明晚就离开了!

容生渊的眸色倏然变得冷漠疏离,垂眸看着杜岩,眼底是谁也看不透的浓郁墨色,他说:杜岩,你逾距了。

可是杜岩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容生渊冰冷的眼神逼得咽了回去,只能低头,有些愤愤不甘道:是,属下遵命。

杜岩,你要记得,这是我欠她的。容生渊缓缓收回了落在杜岩身上冷冽的目光,如墨的眸子远远地望进雨幕中。

如果没有那人,我现在别说是带疾在身,而是根本不可能站在这里!

杜岩眼中浮现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而容生渊还在说着。

他因我而死,是我欠他的。你看着偌大的华王府,这份情,除了二姑娘,还能还给谁?

杜岩沉默了。

发生那件事时,他还不在世子身边做侍卫。但是,每每涉及到那件事的时候,世子殿下内心的愧疚沉重的让人窒息。

容生渊不再开口,他的目光飘忽又凝重,令人猜不透他的心绪。

掬了一把温热的水,温姒细致地拭去脸上有些干涸的血迹,看着站在一边的洳儿,想到了西厢房里的人,于是轻声吩咐道:洳儿,你去看看,西厢那边休息了没有,如果还没有的话,你再送热水过去。

是,小姐。洳儿福身道。

虽说这庄子荒废了很久不用,但是基本的用具还是齐全的。

温姒伸出了手,看着这木桶里的水,眼前却是浮现出了水狱里的景象。她闭上了眼眸,褪下衣衫,将自己完全沉入水中。

下一秒,她泼水而出,清冷的眉眼似乎被温热的水雾浸得温柔了许多。

叩叩叩有敲门声响起,温姒倏地回眸看去,只见透过屏风,看到门外有一道颀长挺拔的身影站立着。

她冷声道:谁?

是我那人略顿,容生渊。

听到是容生渊,温姒的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但此时的情景也太爱昧尴尬了,她只得站起身,简单擦拭了身子,便披上衣袍,扬声道:容世子有何贵干?

渊有些话想和二姑娘谈谈。他的声音如清风朗月一般干净清灵,让人生不出一丝绮念。

温姒打开了门,直直对上那一双清冷俊雅的凤眸。

两个人的距离有些过近,温姒身上温暖的水汽似乎都沾染到了容生渊的身上,那双澄澈剔透、黑白分明的眼睛像有华光流转。

两人顿时都僵住了。

容生渊险险回过神来,立刻后退了一步,垂眸作揖道:是渊冒犯了。就在温姒看不见的地方,他的耳边的皮肤染上了一层淡淡的胭脂色。

温姒感觉自己脸上有点发烫。

于是,当容生渊再抬眸时,入眼便是一番面若桃花的好景致。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7月8日 16:39
下一篇 2022年7月8日 16:4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