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噩梦入情丘灵主角为丘灵井烁免费阅读

噩梦入情丘灵小说(主角丘灵井烁) 完整版,个人感觉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够曲折,有虐有爱,感情专一,一路悬念不停,看到停不下来,用了两天时间一口气看完的。…

噩梦入情丘灵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小说,这部小说情节曲折动人让人爱不释手,作者是南柯铭钥,推荐大家阅读。

小说噩梦入情丘灵主角为丘灵井烁免费阅读

事情的源头,一切都要从我和前我男友的婚礼,开始说起

我和我前男友是大学时认识的,并且相恋两年多,大学刚毕业,他就向我求婚了。

可能你会纳闷,为什么要叫前男友,而不是男友,或者是老公呢!!

我先简单的介绍一下自己。

我叫丘灵,出生在刖湾山,家里很简单,就只有一个啊婆,父亲在我十岁的时候,出事故死了,母亲生我的时候是阿婆接生的,因为难产导致大出血死亡。

啊婆也曾在我面前叹息过,说我命里注定是无双亲。

我家是山沟沟里的,毕业前一个月,我为了方便上班,所以就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找了一间三百块钱的房子。

结婚前一天晚上,我因为激动差点就失了眠。

就在我昏昏欲睡之际,浑身突然一沉,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只觉得身上一股凉意袭来,原本燥热的夏天,此时却冒出了一股寒气。

迷迷糊糊中,总觉的有一双手,抚摸在我的脸庞,一股微弱的气息,打在我的耳畔,不禁有些发痒。

我原本以为是男友,半夜三更跑进了我的房间,可事实却不是。

我本能的想要抗拒阻止,却发现身体怎么也动不了,就像被束缚了一般。

朦胧中感觉有一双贪婪的手,触碰在我的身上,浑身不禁打了个冷颤,冰冷的唇印在了我的唇瓣之上,肆意的吻着我,他的吻里带着啃。

我想要挣扎,却怎么也使不上劲。

他的身上带着淡淡的清香,很是特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样的感觉才消失,而我也渐渐的,进入了深睡眠。

醒来时,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还好衣服还在,又掀开了被子看了一眼,悬着的心也放下了。

擦了擦额头的汗,回想起昨晚,脸不自然的红了起来,是我缺爱还是怎么了,婚还没结我竟然做起了chun梦。

容不得我多想,手机便叽叽喳喳的响个不停,拿起手机瞟了一眼来电显示,接通了电话:喂!

丘灵,你在出租屋吗?

是啊!怎么了?

在就好,我已经让人帮忙,把婚服给你送去了,别乱走哦,收到了记得给我回个信息。

我应了一声,然后寒掺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在家等了大概二十来分钟,从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我心想一定是送婚纱的来了。

闻声走到门口打开门,门外却空空荡荡的,并没有什么人,地上却多了一个大红盒子,现在的人也真是的,丢下东西招呼也不打,万一东西被偷了怎么办。

拿起脚边的红盒子,不爽的小声嘀咕了几句,将门重新关上。

将红盒子往床上一丢,回了个信息给徐阳,就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盒子。

映入眼帘的不是雪白的婚纱,而是血红色的喜服。上面印着凤图,样式很是华丽,做工也没得话说,让我眼前一亮爱不释手,在床上激动了好一会。

盒子里还有一双鞋子,也是红色的,和一些金色的头饰。

我和徐阳的婚礼,都是他父母一手抄办的,徐阳家是开饭店的,蛮有钱的。

我刚开始以为,他爸妈给我选的嫁衣会很丑,拿到手之后,真是让我大跌眼镜,漂亮的没话说。

不过说起徐阳,虽然我跟他交往两年多,除了牵手以外,更没上过床,就连亲亲都几乎没有,也不能说是我太保守,就连徐阳他都没有要我的想法。

当时我认为,他是为了我好,可后来我才知道,他并不是真心的。

傍晚时分,给在家的啊婆打了个电话,响了很久才有人接通,电话里传来慈祥老人的声音。

灵儿,怎么了?

阿婆!

一想到啊婆,不能亲眼看着我出嫁,心里就不好受,听到啊婆的声音,眼眶不知不觉湿润了。

啊婆,等我结完婚,就带着徐阳回去看你。

啊婆在电话里,叹了口气,不紧不慢的开口说道,:一个人在外,凡事多注意,多留一个心眼,你又能了解徐阳多少?

我不知道,怎么回啊婆的话,确实如啊婆所说,虽然我跟徐阳认识两年多了,我对他的了解,却只有基本家庭的那么一丁点。

啊婆嘱咐了我几句,让我以后做事,自己多留个心眼,这以后发生的事情,谁也说不准,末了阿婆问了我一句,相不相信命运,我对着电话嗯了一声,说了句相信,话了阿婆便挂断了电话。

阿婆是我们山村里的神婆,大家都叫她刘婆婆,不能说阿婆神通广大,但也不能小瞧了她。

虽然,我不知道阿婆说的命运是什么,也不知道阿婆,跟我说这些话的是什么意思,但一定是有她的道理。

婚礼前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却怎么也睡不好,深夜慢慢来临,浑身突然一沉,一双冰冷的手,抚摸在了我的脸上这种感觉似乎有些熟悉。

本来已经快要睡着的我,被这种冰冷的触感,弄的清醒了许多,意识还在,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

冰冷的唇再次,吻住了我的唇,一股熟悉的清香味道,略过我的鼻尖。

他的吻由上而下,亲吻着我,,一股无名的燥热感,涌上心头。

刚开始,我还拼命的想要挣扎,到了后来就只有束手就擒。他轻声一笑,挪到了我的耳边,微弱的气息打在我的耳畔,轻声说了一句,我等你!

原本木讷的身体紧绷着,因为我意识到,昨天的事情,可能并不是在做梦,自己很有可能被鬼缠上了。

一想到这儿心里不由的发慌。

过了一会,这种感觉消失了,我本能的翻起身,扭动了一下已经发麻的四肢,却发现空荡的房间里,就只有我一人。

一想到自己可能被鬼缠上了,就不由得有些后怕

第二天,顶着大大的黑眼圈,梳洗好正准备换喜服,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谁会来的这么早。

你是?

站在眼前的是一个女人,手里提着手提箱,个子比我矮一些,对我笑了笑说:我是徐阳,请来给你化妆的化妆师。

我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就赶紧请她进来。

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我一边整理身上的衣服,一边回过头问她。

而她则提着手提箱,走到了靠窗户的桌子边,打开手提箱整理着东西。

她回过头看了我一眼,拿起桌上的头饰,哇!好漂亮。说着两眼放光的看着我。

我嘿嘿一笑,走到桌边坐下,她便帮我画起妆来,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从她口中得知,她叫刘雪,是徐阳的堂妹。

过了半个小时,搞定了!刘雪满意的看着我点了点头。

我则被厚重的头饰,压的有点抬不起头来,接过刘雪手中的镜子,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简直就是美腻了。

(小小的自恋了一下下。)

带着厚重的头饰,站起身还真有点不适应,也不知道古时候的人,怎么适应的下来,刘雪扶着我走到床边,你真美。

刘雪话音刚落,门外走进两个人,问我们好了没,刘雪连忙说好了,将红盖头给我盖上,搀扶着我下楼,小心点哦!

刚走到楼下,门外传来一阵哭声,喇叭声赫然响声,吓的我紧抓着刘雪的手,真晦气!刘雪不爽的说了句。

一顶大红色喜轿,停在了我面前,身体不受控制的往轿子里钻,一抹磁性的男声,响起在耳边:

你是逃不掉的!!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7月7日 18:37
下一篇 2022年7月7日 18:39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