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女配 小说_千金女配全文免费阅读_千金女配 小说完结版小说千金偏宠:女配她艳压群芳第2章阅读

千金女配 小说_千金女配全文免费阅读_千金女配 小说(完结版小说千金偏宠:女配她艳压群芳第2章阅读)

小说介绍

推荐精彩小说《千金偏宠:女配她艳压群芳》本文讲述了淮春两人的爱情故事,《千金偏宠:女配她艳压群芳》给各位推荐小说内容节选:…

免费试读

第1章

夜月流光,漫天星河。夜里的寒风在别墅外面呼啸而过,吹得窗外高大的红杉树沙沙作响。

林西正呆呆地坐在化妆镜前,看着镜子里怯弱的少女,眼里全是不可置信。

就在五分钟之前,林西她居然穿书了。穿进了一本叫《帅气学霸偏爱我》的狗血校园文里,还穿成了第一炮灰女配。

难道就因为死前刚好看了这本小说,刚好小说里面的第一炮灰和林西同名,就穿书了?

现在穿书都没有门槛的吗?

在那本小说里,林西作为第一炮灰的结局可想而知。在男女主收获爱情之时,工具人林西却在醉酒后意外被车撞死了。

一想到这里,林西就浑身寒毛炸起。原本林西就是为了救一个小女孩被车撞死才穿书而来的。

林西冷静地思考了片刻,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被车撞死太痛了,她实在不想再经历一次。

门口咚咚的敲门声打断了林西的思绪。

“林西,这事本来就是你做错了。赶紧出来道歉,你现在躲起来也没用。”

卧室门口说话的人是余安宁。是原身的哥哥,亲生的。

今天家里发生了一件事情。余安然定制了一件礼服,用来主持开学典礼的时候穿,但现在这件礼服被人恶意剪坏了。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是全家人都默契地知道这是林西做的。

毕竟林西回到余家后做了不少争宠的事情。

其实林西在被接回余家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自己被明朗优秀,天真娇媚的余安然全方位取代了。为了不让余安然伤心难过,林西连户口都没有迁回余家,对外也只称是养女。

而余家人也生怕因为对林西太好会让余安然受委屈,所以一直对林西的讨好视而不见,保持着和林西不近不远的关系。

原身刚回余家时,还是对家人抱有极大的期待。所以才有了一系列的争宠行为。

但这样的行为却屡屡带来了反面的效果!

林西捏了捏眉心,有些头疼。如果他们心里真的有原身,原身又何必去争宠,去讨好。

但如果能因为这件事情完全脱离这样偏心的家人,林西也并不介意去道个歉。

没有等到她的回答,余安宁心里更加不耐烦,“安然是我看着长大的妹妹,你没有必要去做这样的事情,你明白吗?你要是还闹,那就先去住校冷静一下吧。”

原来在余安宁的心里,林西这个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始终是后来者,和看着安然慢慢长大的情分永远也比不了。

她听懂了,今天不但要道歉,还要连夜被赶出去住校。

林西打开门,面色沉静地看着他,“走吧。”

面前的余安宁身材高大,面容英俊,从外表来看他们兄妹两长得还是挺像的。刚大学毕业不久的他和朋友正在创业,听说还挺像模像样的。

余安宁一愣,他准备劝说的台词还没有全部说完,顺口反问道:“去哪里?”

林西神色冷淡,眉毛轻佻,“不是你说的,下楼道歉。”

她的眸光澄澈而又冷静,仿佛自己是个局外人。

如果是以前,林西早就哭闹不止了。现在她却连眼圈都没有红一下,脸上也看不出一丝委屈和不安。这样坦然的林西却让余安宁心里有一丝莫名的不安。

林西她彷佛变了一个人。

说实话林西从外貌上确实跟余家人长的更像,尤其是安静的时候。但想到楼下受了委屈的余安然,余安宁心里的那一丝不安还是消了下去。

林西走到一楼的时候,余母正好搂着余安然柔声安慰着。

沙发上,一个保养的很好的中年妇女穿着羊毛衫,化着精致的妆容。脸上虽然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但依旧能看出一丝年轻时的风采,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

一个是面容精致的少女,五官明艳。穿着鹅黄色的外套,正靠在余母怀里哭的梨花带雨。

连林西看了这样楚楚可怜的女生,心里都有一丝动容。

见到林西的瞬间,余母便面色一沉,“该弥补给你的,家里早就弥补了,你还要闹出什么花来?既然做错了事情,就要道歉,我扪心自问并没有偏袒任何人。”

林西心里冷笑,却还是想为原身再辩解一次,“你怎么知道一定是我剪了她的衣服?”

听到林西想狡辩,更是激出了余母心中的几分怒火。

余母下巴微抬,睨了她一眼,“不然还能有谁,今天家里就只有你和安然朋友。不是你,你告诉我还能是谁?”

余安然则委屈地靠在余母胳膊上解释,“妈,小柠她是我最好的闺蜜,她没有理由这样做。再说了,小柠家里的礼服比我的还漂亮。”

余母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带着安慰的语气,“妈相信你,别怕,我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余安宁站在楼梯口,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余安然和神色淡漠的林西,心里对事情的真相已然明了。

他有些头疼地对着林西道:“行了,你只需要道歉。安然这么善良,她一定会原谅你的。你要是再闹下去,就早点搬去住校,家里还能安静一会儿。”

林西眉眼低垂,她已然明白原身的处境。

相比她,余安然才更像是家里亲生的。他们宁愿相信一个外人,都不愿意相信自己的亲生女儿。

这种情况下,已经没有解释的必要了。

想到这里,林西再也没有犹豫,直接九十度弯下腰,“对不起”。

余安然彷佛受到了惊吓,往余母怀里一缩。

余母也跟见了鬼一样盯着林西。余安宁则是皱起眉头,心里有一丝不解。

林西抬起头,眼里没有泛起一丝旖旎。只是淡淡地看着余母问道:“这样,够了吗?”

毕竟是亲生的女儿,这样屈辱地道歉让余母心里又有一丝松懈。同时,心中还存了几分疑惑。林西好像以前不一样了,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

余母脸色柔和了一些,慢慢地开口告诫,“既然你都诚恳道歉了,那下次……”

“我保证没有下次了,我马上收拾东西就走。”林西抢先回答。

她说完就转身上楼收拾东西了。林西已经不想留在这个不属于她的家了。

第2章

“她,她这是什么意思,还敢给我甩脸色?”余母慢半拍地反应过来,下一个瞬间眉心紧锁,“真是长翅膀了,就让她去住校,我看她能住几天。到时候还不是自己哭着回来。”

余安宁的脸色也很不好看,让林西搬去住校原本就是一时的气话。

五分钟时间不到,林西就已经穿着校服背着书包下楼了。

真是要好好感谢原身,上次闹离家出走就已经拿到家长签字的住校申请,给她省去了好多麻烦。

余安宁到底于心不忍,语气稍微温和地开口,“大冷天的,这次你知道错了就行了,下次你就……”

“我说了,没有下次。住校或者住这里,其实我也觉得住校更适合我。”林西脚步不停,脸上完全没有他们意料中的不安和委屈。

余母好不容易压下的怒气又冲到了天灵盖,额间爆出青筋,“让她走,自己做错了事情,还要闹离家出走。谁教她这样的?”

她又冲着林西的背影厉声斥责道:“你那个养母就是这样教育你的?行啊,你翅膀硬了,也让我看看你的能耐。你要是走了就不用再回来了。”

余安宁紧皱双眉,虽然在生气,但这话还是说的太重了。

他不赞成地开口阻拦道:“妈,好了。你别……”

别墅门口,林西的脚步一顿。记忆中的那个养母家里虽然不富裕,却也掏心掏肺地对待她。

她回头扫了一眼富丽堂皇的客厅,嘴角勾出一淡淡的笑,语气异常坚定,“好,我同意。”

余母看着她决绝转身离开的样子更是气急,一手捂着气到发疼的胸口,一手颤抖地指着林西道:“好,很好!今天谁也不许拦她,也不许给她钱。”

余安然一边帮余母轻抚胸口,一边安慰着,“妈,毕竟林西年纪还小,又没有从小跟着你身边。您别跟她置气了,为了这点小事气坏了自己的身体不值得。”

将林西和乖巧的余安然一对比,余母的心里就更气了,手指微颤指着门口,“她还小?她要是有你一半懂事,我们这个家还会闹成这样吗?”

余安宁见林西并没有提行李箱,只是简单背了一个书包。心中料定她就跟上次一样,在学校住两天就会受不了,到时候她自己就主动回来了。

他沉吟片刻,“算了,就让她先去学校住一段时间,把脾气好好收敛一下吧。我还有工作要忙,没时间陪她瞎闹。妈,您也别跟着生气了。”

他又拍了拍余安然的肩膀,语气柔和,“我另外定了一条裙子给你,明天就到了。今天早点休息吧,我明天开车送你去上学。”

余安然收起委屈,总算露出甜甜的一笑,“哥,还是你对我最好了。”

余母深吸了一口气,没再说什么。心里则是打定主意,这次一定要林西好好记住教训。

寒夜里,月色皎洁。

一阵阵冷风从衣领灌进胸腔,林西身上穿着单薄的校服,也不算太冷。

离开余家比她想象中的更加容易,也好在当初被接回余家时她没有迁户口,这次就断个干净吧。

她实在没兴趣和原身一样去讨好别人,这辈子不想活得那么累了。

那个养母在她被接回余家前就车祸去世了,如今的她可谓是迥然一身了。

其实对于上辈子,林西的心里还是有遗憾的。刚高考完她就死了,连成绩都没看到。也没有认真去享受过生活,每天都是挣扎着生存下去。

不过这次却多了一年半的时间准备高考,而且她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活着。

余家所在的别墅区很大,她走到小区门口就花了半个小时。

出了小区,林西凭借着记忆先去学校附近的超市买了些生活用品。因为时间太晚,回学校的公交车也停了,她就只能走回学校了。

她的思绪慢慢飘远,不知道以前那个朝夕相处的奶奶怎么样了,知道她车祸去世应该会伤心的吧。

此时夜色正浓,对面街角的一个酒吧门口,正好有三五个男生围在摩托车前。

“是我眼花了吗?对面那个妹子怎么就穿校服了,不是明天才开学吗?”

“啧!好学生就是不一样。”

“小妹妹长的还不错啊。不过,看起来有点高冷。”段浩南托着下巴坏笑。

“你们懂个屁?越是表面高冷的,私底下越是放的开。洵哥,你觉得呢?”

听到有人叫他,李洵的视线从手机屏幕上移开。抬头朝对面看了一眼,女孩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拐进巷口后只留下一个清冷的背影。

“你们都这么闲了?”说完李洵便戴上头盔,长腿跨过摩托车,准备离开酒吧。

几个人讨了个没趣,也准备一同离开。

刚上车,段浩南的下巴朝那边一抬,“我去,小妹妹怕是要惨遭毒手啊。她后面跟着的不是七中那谁吗?”

“那个猥琐的样子,不用猜就是张成林,应该是想开学搞点钱。”

“洵哥,你要不去看看?”陈洋棋好心地建议道。

李洵连个眼神都没给他,自顾自地拧了几下车把手。摩托车发出轰隆的声音,下一秒就朝着反方向离开。

他眼前看着读秒的红绿灯,那个清冷的背影却在脑子里愈发清晰。

良久,李洵低头咒骂了一声,车子转了个弯又朝巷子里面开。

跟在他身后的几个男生目送李洵骑车进了巷子,一时间面面相觑。

有人开玩笑道:“已经很久没见洵哥跟人动手了,难得来一次英雄救美。咱们可不能坏了洵哥的好事。”

段浩南也挑眉一笑,“洵哥自己就够高冷的了,怎么还想找个冰山美人玩?”

“这次张成林算是踢到铁板了,敢在洵哥面前耍花样。”

他们可不相信李洵是大发善心才去摊这浑水的,一时间也对那个女生就更好奇了。

而此时的林西正慢悠悠地走在巷子里,心里已经坦然接受了自己穿书的事实,还在想着怎样避开必死的结局。

等到身后的人影覆盖在她的头顶上,她才反应过来。林西眸光猛地收紧,瞬间回头,整个身体往墙边靠。

第3章

对方面露凶色先开口威胁,语气带着几分轻佻,“妹妹,我听说三中的学生都富得流油。哥哥想问你借点钱可以吗?”

林西无奈地扯了扯嘴角,今天运气真好。

她上下打量着对方,评估对手实力的同时将手里的东西放在地上。

以前她经常在酒吧**唱歌,也会遇到各种小混混来挑衅。这种水平的,真不够看。

看着女孩并露出没有意料中的慌张害怕,他一手撑墙,慢慢靠近,沉声笑着道:“哥哥脾气不好,动起手来没轻重。不如你自己乖乖把钱拿出来,免得吃苦头。”

对方说出的话音带点沙哑,语气里的威胁更是不加掩饰。

烟草味的逼近,让林西的心情更不好。

算了,穿书到现在受的气总算有个地方可以出了。

林西快速伸手用力地扣着对方手腕,一个错位将他的胳膊朝身后扭去,轻松地笑笑“哟,我好怕怕哦。”

对方猝不及防,整只胳膊连带肩膀瞬间疼痛起来,随着一起扭曲的是五官。他立马往后退了几步甩开林西的钳制,揉了下手腕被扭的地方怒极骂道:“别不识好歹,小心老子把你打残。”

虽然不知道现在这个身体的素质怎么样,不过面对这样的弱鸡,林西能保证自己全身而退。

不如就用送上来的人头试试自己的实力。

林西脸上的笑容很和煦,朝对方勾勾手指。停顿了良久,又没耐心地率先挥拳而出,带起劲风朝对方门面而去。对方却一连后腿几步,趁机一脚踢来。

林西一个侧身闪开,两手抓着他的胳膊,反手一拧。对方还想反抗,林西猛地将他朝墙上一推后松手了。

连续吃亏,对方有些气急败坏地挥拳冲过来。

林西握拳立肘向上挡,一脚朝对方裆部踢去。

空中只留下“啊”的一声痛嚎。

对方在受力的那个瞬间就失去了战斗力。只见他五官扭曲,两膝夹紧。一手捂裆,一手扶墙,嘴里止不住地哀嚎。

“啧啧,做个人吧。”林西嘴角的笑更明显了些。

对手太弱,让林西失去了兴趣。快速解决后,她就准备离开。

李洵到了巷口时,就看到少女一记踢腿又快又狠地朝人档部踢去,那个比她高一个头的男生瞬间姿势诡异地倒地不起。

他心头猛地一跳,看走眼了,原来是个**的。

巷子里暖黄的路灯打在女孩的脸上,她刚才得意的笑早就收敛了。

林西的长相并不算很惊艳,但也绝对清丽。身上还带着些散漫和孤傲,让人想一探究竟。

看着林西防备的眼神,李洵就知道她误会了。

李洵下车后先朝扶墙站起的男生重重地踢了一脚,声音清冷,“张成林是吧?以后离我们三中的学生远点,再让我碰到,自己先洗干净脖子。”

张成林慌慌张张也来不及挡,被踢地四脚朝地。嘴里还骂骂咧咧的,“你少多管闲事。”

他又连忙抬头,看清李洵的脸后,浑身打了个激灵,将狼狈身体往后一缩,“洵,洵哥,对不住,最近实在是手头紧。以后我保证绝对收手,也绝对不打扰三中的学生。”

李洵不予理会,再次转身看向不远处面色沉静的林西。

林西的目光紧紧也地盯着对方,光听这摩托车的声音就知道他是个有钱人。

人和车子都是全黑的,一双大长腿格外吸引目。从摩托车帽子上露出好看的桃花眼,还有几缕灰白的发尾。

看样子,这个人是和自己是一个学校的。三中这种私立学校,学生家里都是非富即贵的,能骑这种车并不奇怪。

不过张成林明显对他恐惧地有些过分了,明明是自己将他打趴下的。

林西并没有因为对方的举动放下戒备心。这人实力比张成林强些,也可以一试。

片刻之后,李洵才开口道,语气却温和了许多道,“你先走吧。”

林西再次确认对方并不想攻击她后,拎起东西就转身离开了。

等她过了两条街到学校门口时,马路上四五辆摩托车呼啸而过,发出阵阵轰鸣。

林西视力好,依稀看到了刚刚巷子里的那辆全黑的。

开学第一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学校池塘结的冰都融化了,已经有天鹅在水中嬉戏了。

校园公告栏上早早地公布了分班结果。公告栏前围满了学生,一时间格外地热闹。

“安然不愧是我们的校花,你看这次考试她已经杀进全校最好的金牌班了。”

“她长的漂亮,家世好,才艺满分,学习也优秀。听说还和学霸赵邈是青梅竹马,这样的人生也太完美了吧。”

“我听说余安然期末考试还身体不舒服去挂水了,这样还能考进金牌班,真是厉害。余家那个养女,就是用来衬托的吧。”

“听说安然期末生病跟林西也有关系。所以不要将珍珠和林西那样的鱼目混在一起对比,林西她不配。”

“听说林西成绩差被分到13班去了,那可是出了名不学无术的班级。”

“唉,林西成绩差也就算了,还天天骚扰赵邈。就应该让她去13班吃吃苦头。”

林西昨天到学校时就已经看到分班结果了,所以她只是路过公告栏就已经听到了不少对男女主的吹捧。

还有不少人在吐槽她,从内到外的吐槽。

不过,这些跟现在的她已经没有关系了。

当林西走进教室时,班主任已经在讲台上了。

“报告”

瞬间她感受到了全班同学灼热的目光。有嘲笑的,有同情的,也有的带着些探究。

班主任并没有为难她,“快进来吧,大家都已经选好位置了。这样,你去倒数第二排的那个位置吧。今天的第一节课大家先上自习。”

还没等班主任出去,班里的学生瞬间就炸锅了。

林西再次明显地感觉到了好几道同情的眼光,但她不明所以。

“我去,是那个离校霸最近的位置。我明天应该还能看着这个妹子吧。”

“看着林西长的也还不错的份上,校霸应该会留些情面吧。”

“不好说,听说有个妹子跟校霸表白,第三天那妹子家里就破产清算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3年12月8日 18:09
下一篇 2023年12月8日 18:1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