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思佳是什么电视剧_萧思齐简介_肖思佳是什么电视剧思佳萧萧全文阅读完整版_思佳萧萧免费阅读大结局

肖思佳是什么电视剧_萧思齐简介_肖思佳是什么电视剧思佳萧萧全文阅读完整版_思佳萧萧免费阅读大结局

小说介绍

我甩手就把酒杯砸向唐月茹,杯子碎在大理石上,溅起的碎片划破她的腿。 她害怕了,后退两步,缩在周逢颐身后。 可怜兮兮地喊着:「好疼。」…

免费试读

第二天一早,公司叫我回去处理周逢颐的绯闻危机。

不巧,我刚到就碰见唐月茹。

大概是周逢颐舍不得她一个人呆着,就带过来了。

她一见我就道歉:「幼薇姐,昨晚对不起,我喝多了乱发微博,逢颐也跟着我闹,给你添麻烦了。」

「我已经说过他了,只知道向着我,一点都不替你想想,大直男,真笨。」

「网上那些人说话多难听啊,说什么你是我的替身,简直太好笑了。」

「他们都不知道,我多想谢谢你呢,替我照顾逢颐这么多年……」

她冲我甜甜地笑着。

我也对她笑:「我是周逢颐的妻子,妻子照顾丈夫,哪里需要外人感谢。」

「倒是你,昨晚被人骂小三,可千万别往心里去。」

唐月茹的脸色变了变。

她上下扫我两眼,突然盯着我手上的戒指。

笑着说:「幼薇姐,你戴着我的结婚戒指,该还给我了。」

她说着就来拽我的手,我烦了,一挥胳膊,不小心打到她的脸。

唐月茹突然抡包砸向我,包上的金属刮破了我的额头,见血了。

她用了很大的力气,砸得我觉得自己的耳朵都在响。

我抬手就要打回去,却被人从身后拽住手腕。

周逢颐突然出现,冷冰冰地警告我:「宋幼薇,你敢动她试试。」

等我回过头,他看见我脸上的血,愣了愣,皱眉看向唐月茹,问:「你打的?」

唐月茹眼泪汪汪地摇头说:「逢颐,是她骂我是小三,还要打我,我躲她的时候,包包才打到她的,我不是故意的,我给她道歉!」

她一哭,周逢颐就心疼了。

听她这样说,周逢颐揉了揉她的发顶,夸她做得好。

「谁打你,你就打回去,有我在,你不用跟任何人道歉。」

我突然很羡慕唐月茹。

其实,我也挺爱哭的,可是心疼我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经纪人杨姐看不下去了,指着我冲周逢颐喊:「这个才是你媳妇儿!周逢颐,你眼瞎啊?抱着个绿茶不松手!」

「幼薇哪点比不上唐月茹?」

「你忘了你说想跟幼薇有个孩子了?你忘了你说你跟幼薇在一起才有家的感觉了?」

「现在你这样伤害她,你确定以后你不会后悔?」

我下意识摸摸肚子。

在我的身体里,藏着一个刚刚发芽的小孩儿。

周逢颐笑了笑,轻飘飘地扫过我,不带一丝感情,平静地开口。

「或许我是喜欢过宋幼薇,可是,月茹回来了。」

「什么宋幼薇、李幼薇、王幼薇,都得给我靠边儿站。」

从前,周逢颐大概只是很短暂的,浅浅的,喜欢了我一下。

现在,唐月茹回来了,他要去爱她了。

我摘下无名指上那枚,不属于我的戒指,把它还给周逢颐。

周逢颐的笑慢慢冷了下去。

沉默片刻,他伸手来接。

杨姐拉住我,看看我的肚子,冲我使眼色。

「幼薇,你别犯傻,你已经……」

唐月茹打断她,伸手抢走那枚戒指。

她把戒指套在自己的手上,发现戒圈有点小。

她的笑微微凝固,抬手就把戒指扔进垃圾桶。

她抱着周逢颐的胳膊撒娇:「算了,你也别为我生气了,别的女人戴过的戒指我嫌脏,我不要了。」

周逢颐没有理她,只是盯着我,沉声问:「你已经怎么了?」

我淡淡地看他一眼,转身就走。

周逢颐。

我怀孕了,你不必知道。

周逢颐是个极其敏锐的人。

杨姐的暗示那样明显,我想,他大概能猜出七八分。

我长期吃药身体不好,会影响胎儿发育,这次怀孕是个意外,医生建议我拿掉孩子。

我也不想因为这个孩子,跟周逢颐继续纠缠。

流产手术前,我从家里搬了出来,避免跟他见面,免得他给我找麻烦。

虽然,周逢颐大概……根本也不在乎。

他并没有找我,依然在好好的过他自己的生活。

杨姐给我发来一条视频。

是在拍卖会上,周逢颐送给唐月茹一枚华丽的钻戒,唐月茹笑着扑进他的怀里。

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是啊,我怎么忘了。

周逢颐说过的,唐月茹回来了。

不管是宋幼薇,还是宋幼薇的孩子,都得靠边儿站。

挺好的。

手术前一天,我突然心慌的厉害。

想起我妈去世前,给我求的玉佛牌还放在家里的保险柜里,就打算回去拿一趟。

到家才发现,进门的密码被人改了。

我站在自己家门口进不去,突然就觉得挺狼狈的。

憋着火,我给周逢颐打去电话。

接电话的人,却是唐月茹。

她开口就是得意的笑:「幼薇姐,今天是我生日,逢颐非要带我去等流星雨,今晚我们不回去了。」

「之前我跟他说,对着流星许愿的恋人,会永远在一起,没想到他还记得,我好开心啊。」

「但是密码我没办法给你,毕竟我们俩不在家,你一个外人进去也不合适……」

我直接挂断电话,打开密码锁,输入今天的日期。

门开了。

密码是唐月茹的生日。

房子里,我生活过的痕迹,已经全部被抹掉了。

电视柜上我和周逢颐的婚纱照,换成了他和唐月茹的合照。

那年他们还很青涩,周逢颐抱着唐月茹,笑得很幸福。

我养的多肉被人连花带盆扔掉了,我的书房也变成了唐月茹的钢琴室。

我愣了愣,跑进卧室,打开衣柜,里面放满了一整排性感的蕾丝睡衣,不是我的。

保险箱放在最下面,按下指纹,我抖着手,把里面的首饰、现金、文件全都拿出来。

可是我怎么都找不见,我妈留给我的玉佛牌。

那是我妈留给我的唯一一件东西。

唐月茹也知道。

所以,她把它丢掉了。

唐月茹一直讨厌我和我妈。

上学那会儿,我妈在周逢颐家里当保姆。

唐月茹跟着她爸妈来周逢颐家里玩,第一次见面,周家父母跟他们介绍我。

说我又听话又懂事,学习刻苦,很聪明。

唐月茹装作很友好的样子,说要跟我交朋友。

背地里,她说我:「学习好又怎么样?拼命考个好大学,以后出来还不是给我们打工的。」

「她妈也讨厌,整天笑眯眯的,一个保姆高兴什么啊,老穷鬼生个小穷鬼,恶心死了。」

我妈接我放学,遇见唐月茹。

她会用英语笑着叫我妈婊子,我妈听不懂,还跟我夸她漂亮可爱,给她塞自己烤的红薯干。

唐月茹转身就扔进垃圾桶,嘲笑我妈说:「一股臭味儿,狗都不吃。」

我妈不知所措,脸红得抬不起头,惹得周围人哈哈大笑。

我扔下书包就去扯唐月茹的头发。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3年5月26日 14:42
下一篇 2023年5月26日 14:44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