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街101号阅读_西门街101号言情小说全文阅读

爆火言情小说《西门街101号》正在火热连载中,这本小说是由作者一纸衣冠倾情力创的作品,故事里的主人公分别是林绍丁香,其主要内容讲 述了……

《西门街101号》讲述了林绍丁香平平淡淡的的爱情,很真实,却又不乏生活中的一点小情趣,很好。

西门街101号阅读_西门街101号言情小说全文阅读

第十章:师姐丁香

“你想死,还是想活?”

白裙女孩幽幽的一句话,让我头皮一阵发麻,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刚刚看她还是个漂亮、轻灵的女生,现在我看她无异于一个白衣女鬼了。

“你、你别乱来,我有门神护卫,到时打的你魂飞魄散!”我壮着胆子叫嚣,试图把这女鬼吓走。

但她脸上露出一抹讥笑,似乎看出了我在虚张声势。浑不在意地迈步向我走了过来,并伸出了她的右手,抓向了我的……脸?

“我师伯还真是,怎么收了这么个没出息的?”那女鬼的手在我脸上捏了一下,自言自语地说着话,而她手上的温度也传到了我的脸上。

是温的。

“你是人?”我愣了下问。

女孩撒开了手,一脸无奈地看着我说:“我当然是人了,世界上哪儿有我这么漂亮的鬼?你也真是的,堂堂一纸衣冠的掌柜,竟然连是人是鬼都分不出来。”

她的话让我憋屈了一下,正常人,谁分的出鬼和人来?

她说着,又伸手指了指匾额下边的铜铃:“这个啊,叫镇魂铃,若是有要向你索命的厉鬼,它就会响,而且还会帮你镇压厉鬼!”

女孩的话让我想到了昨晚那个厉鬼,确实是铜铃一响,被镇了下来。

但这不是叫镇魂钟吗?

“那你刚刚吓我,干嘛?”我松了口气,对方显然对一纸衣冠很了解,更重要的是,这是个活人。

“吓你?我可没空吓你。”女孩甩了下自己的头发,冷笑一声说:“‘一纸衣冠’十一点必须开门,你再耽搁,可就过了时间了。到那会儿,哼哼…”

靠!要不是你吓我,我会耽搁时间吗?

我心里顿时无语,有种想骂娘的冲动,一看时间,已经十点五十九分了,只剩下了不到一分钟!

我不敢再跟这不知道哪儿来的女孩闲扯,赶紧掏出钥匙开了门,并摁亮了匾额灯和堂灯。

叮铃!

一声铃响,铜铃无风自动,传出一声悠远的**。我感觉门口似乎吹起了一阵阴冷的风,看了看时间,正好十一点。

按时开门,我稍稍松了口气,趁着还没‘客人’来,把花圈和童男童女的纸人放到了门口两边。

那女孩没有进门,看着我有条不紊地把东西都放好之后,又盯着两个纸人看了一会儿,皱着鼻子闻了闻,问:“哎,那个谁,你昨天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我有名字,不叫那个谁!”我一边把纸元宝和纸塔放好,一边没什么好气地对那女生回道,“我叫林绍。”

“好吧,林绍,你昨晚是不是遇到什么厉鬼了?”女孩看起来不是很在意我叫什么,说着话,迈步走过了门槛,进了一纸衣冠的大堂。

说实话,直到她进门前,我都有些提心吊胆,生怕她也是个恶鬼,装作人的模样。

根据昨晚的经验,厉鬼应该会被门槛拦住,走不进来,她既然能进门,多少让我有些安心了下来。

“在我说那事前,我能不能问一句,你是谁?为什么来一纸衣冠?”我看着她坐到了那张古色古香的躺椅上,青绿色的裙摆刚刚好地遮住她的小腿。

那女孩应该和我差不多的年纪,一双眼睛很明亮,透着精灵古怪,看了看我,有些疑惑地问:“我那师伯什么都没跟你说吗?”

“你说的师伯又是谁??”

那女孩的表情看起来更古怪了,她问:“这是一纸衣冠,你之前的掌柜是个老人,对吧?”

“是啊,孙爷爷。而且我是打工看店的,不是掌柜。”我解释道。

“对,孙宏,他就是我师伯,这一代‘一纸衣冠’的掌柜。”女孩翘着二郎腿,“我师伯昨天给我师傅打了电话,派我来这儿看看他新招的小徒弟,嘻嘻,原来就是你啊。”

我听到这里,也明白过来这女孩跟孙宏那缺德老头认识,顿时一股肝火就压不住的冒了出来,忍不住大声骂道:“那死老头子!让我来这儿看店的时候,可根本没提过这家店会闹鬼啊!你能联系到他的话,让他赶紧回来,这破事我不干了!”

刚刚上班一天,被两个鬼索了命,这谁受得了啊!

看到我的反应,那女孩倒是不意外,更没有劝解我的意思,反而是幸灾乐祸地笑着说:“你想不干怕是没那么容易,我师伯那贼船,好上不好下。在他回来前,你还且得在这店里老实呆着。”

“他这是诈骗!我犯不着为了几块钱,跟自己小命过不去,反正你是孙爷爷的师侄,那这家店就交给你了!”我气愤地说着,要不是顾及对方是女生,我早就骂开了。

况且本来我就不想在这破店待着,这女孩既然和孙宏有关系,我就想顺手把这烂摊子还回去。

但那女孩根本不吃我这套,她笑了下,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那你出去啊,出去试试,外面可还有个厉鬼等着索你的命呢!没这家店保你,我也想看看你能不能活过今晚。”

女孩的话成功让我几乎迈出门槛的腿,尴尬地收了回来。我都忘了,在遇到这女孩前,我差点就被鬼迷眼跳了江!

不论那个鬼是不是张斌,至少可以肯定,他想害我的命。

“怎么不走了?”女孩看我尴尬地站在了门口,晃着腿,悠哉地打趣了起来。

不过也许是怕我真的赌气出门,她话锋一转又说:“不过你也别担心,一纸衣冠,百神护卫。你只要待在店里,一般的怨鬼恶灵不敢进来,更伤不了你。那个想害你的鬼,我看也没多少道行,这才用迷眼法,不让你进店里,想在外边把你害死。”

听她这么说,我赶紧回头,向她追问鬼迷眼的事,重点的是我想弄清楚要害我的人究竟是不是张斌。

“这…你说清楚,到底是什么想害我?”我紧张地问。

如果张斌真的是鬼,那他的话就未必可信,陆佳可能就还活着!

想想我也有点惭愧,真是有些没出息!明明那已经不是我的女朋友了,我却还在在意她的安危。

那女孩听完我的问题,故作高深似的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然后抛出了三个字:“不知道。”

听到这三个字,我差点给气吐血。

“别这样看着我,鬼也是很复杂的好吗?”见我瞪着她,女孩白了我一眼,然后解释说,“如果是刚死不久的鬼,法力低微,是没办法变成别人的模样的。但是刚死的人,阴气重,可以让他们在白天走动。如果是法力高强的老鬼,那可以变成别人的样子,所以啊,我哪知道你遇到的是哪种情况?”

“那…你有办法收他吗?”我不抱什么希望地问。

女孩摆了摆手,说:“别总是你啊你的,懂不懂礼貌啊?算起来你是我师伯的小徒弟,你应该叫我一声师姐。”

“我不是孙爷爷的徒弟,我只是看店打工的!”我纠正,同时也是因为这女孩看起来可能还没我大,让我叫她师姐,实在有点叫不出口。

但那女孩也不急,愉快地拍了拍手:“那好啊,那样的话,我也没理由帮你收他啦~”

我心里是无语的,好久才憋出了一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不好意思,我不信佛的。”女孩摆了摆手。

最后,我深吸了一口气,暂时放下自己渺小的自尊,昧着良心用超小的声音叫了她一声:“师姐。”

“叫给蚊子听呢?”女孩不满地撇了我一眼。

“师姐!”

“大点声儿~”

看女孩悠哉坐在躺椅上涮我的样子,我肯定她是因为之前我为了孙宏的事而吼她,所以故意在报复我!

“你别太过分了!”我红着脸,咬牙切齿地瞪着她。

“你可以不叫,我可以不救。”女孩耸了耸肩。

最终,我心不甘情不愿地又叫了一声‘师姐’,她这才满意地应了下来,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放心吧,既然你师姐我来了,我就不会让那恶鬼碰你一根汗毛!”

“那你有把握收鬼?”我的眼睛亮了起来,如果她能收要害我的鬼,那我这三声师姐倒也不算白叫。

话没说完,女孩甩手一巴掌就打了过来,要不是我躲得快,这一下肯定就甩我脸上了。

“你干嘛!?”我恼火地问,莫名其妙被人甩巴掌,这是个男人都受不了啊!

但女孩反瞪了我一眼,一双明亮的眼眸,却很有魄力,说:“没规没矩的,都叫我师姐了,还你你你的?我叫丁香,你以后得叫我丁香师姐!”

我压了压火气,朝天翻了个白眼,好男不和女人置气!

“丁香师姐!”

丁香这才得意地扬了下头,让乌黑的马尾辫在身后一甩:“你师姐我可是湘西白衣派的独门传人,一两个小鬼,我还不看在眼里。不过…”

说到这里,她忽然话锋一转,看向门口的两个纸人,语气变得凝重了几分:“我想先弄清楚昨天什么东西来过?我觉得盯上你的可能不止一个死鬼,还有一个很厉害的厉鬼!”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7月1日 18:00
下一篇 2022年7月1日 18:1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