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殿免费小说箫布衣沈思衣全章节阅读

天龙殿分享给正在查找资源的朋友,作者留白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生动形象,想要知道箫布衣沈思衣结局的朋友,欢迎到本站搜索阅读天龙殿结局吧。…

天龙殿_是一本很好的小说,代入感很好,感觉身临其境,人物刻画有血有肉,性格分明,部分章节文笔稍显粗糙但无伤大雅,总体来说很不错的一部豪门小说,非常值得一看

天龙殿免费小说箫布衣沈思衣全章节阅读

她摇摇头,说:“清宁,作为朋友,你为我做的已经很多了,我不能再牵连你们林家了。”

“而且,我也要见见我的女儿。她还那么小,我怎么忍心她一个人面对这群豺狼虎豹?所以,我要回去,哪怕跟她死在一起,我也心甘情愿。”

“毕竟,那是我的的女儿,跟他唯一的女儿。”

这话中充满了对女儿沈思衣的浓浓眷顾,是一个母亲身上自带的光辉。

“你怎么那么傻,那个男人都不要你和女儿了,你还在念着他!”

林清宁眼含泪光,又为自己的闺蜜鸣不平。

沈慕青凄惨一笑,说:“他不是不要我们,而是不能。他有他的大事要做,而我作为他的女人,自然要在背后默默的支持着他。”

“傻子!傻子!你个大傻子!”

林清宁气的大骂,泪如雨下,抱着沈慕青。

“好一个姐妹情深!”

龙飞满是嘲讽的拍着手,可随后脸上的表情顿时狰狞起来,“**,我说的话你没听见吗?还不赶紧给我滚过来!”

沈慕青闻言,身子一抖,一抹恐惧出现在眼中。

可一想到沈思衣那可爱的样子,她的眼神瞬间又变得坚定起来了。

女本柔弱,为母则刚。

她向着龙飞走去,林清宁紧紧的抓着她的胳膊,拼命的摇头,阻止她。

可是,谁又能挡得住一个母亲,对孩子那真诚又无私的爱呢?

她一点点掰开林清宁的手指。

沈慕青站到龙飞的面前,说:“我可以跟你走,但你必须保证让我见到我的女儿!”

“放心吧,我一定带你们母女团圆!不过,在这之前,你要戴上点小玩意。”龙飞一脸森冷的说着,随后,一个东西出现在他的手中。

沈慕青的眼睛一缩,眼中满是浓浓的屈辱。

因为龙飞手中拿着的,居然是个狗项圈!

“龙飞,你欺人太甚!她都同意跟你走了,你为何还要这么羞辱她!”林清宁怒吼着,双眼喷火。

龙飞嗤笑一声,说:“你是聋子吗?我刚才说的是她在我数三个数后出现,就可以跟我走!但是!”

“她迟到了!”

“对于迟到的人,本少略作惩戒,很公平吧?”

龙飞一脸吃定沈慕青的样子,得意洋洋的说。

“你……!”

林清宁气结,话还没说出口,龙飞声色俱厉的打断她:“闭嘴!你再敢多说一句话,我就把她关进狗笼子里!”

“……”

林清宁不敢说话了,只是用着喷火的眼睛盯着龙飞。

“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

“一,乖乖地戴上这个项圈,让我牵着你走!”

“二,你就在这里,等着给你女儿收尸!”

盯着那一脸怒色与羞辱的沈慕青,龙飞一脸桀骜的说。

沈慕青死死的咬着嘴唇,嘴唇出血了都不知道。

“我数三个数!”

“3!”

“2!”

每一个数都像是一块大石头,狠狠地堵在沈慕青的心中。

可一想到女儿还在承受着不知道什么用的非人虐待,她一咬牙,伸出手,抓住了那个链子。

“慕青,不要啊!”

林清宁大声阻止。

“闭嘴!**!”

龙飞愤怒吼叫一声,一把林清宁推倒。

噗通!

林清宁摔倒在地上,可却没有站起来,看着那已经拿住狗链子的沈慕青,她泪如雨下。双眼空洞绝望的望着天空,绝望又愤怒的吼叫着:“箫布衣!你的女儿被人抓走了,生死不知;而你的女人,此刻要被人当狗一样牵走!你要是个男人,就给我出来!杀掉所有欺负你妻女的人!立马!现在!”

“废物!你给我出来啊!”

“杀杀杀!”

“哈哈哈哈!”

对此,龙飞发出一阵畅快的笑声,眼睛死死的盯着那边已经将链子解开,就要往自己脖子上套的沈慕青。

轰隆!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传来,龙飞脚下的地面忽然炸开,将龙飞掀飞。

噗通!

龙飞从高空坠落,巨大的冲击力,让他几乎肝胆尽碎。

龙飞之前站立的位置,烟尘滚滚。

当烟尘散去,箫布衣那愤怒、清冷的脸庞,逐渐清晰。

“是……他!”

“他,他终于来救我了!”

“衣衣,你看到了吗?爸爸回来了!”

看到箫布衣的脸,沈慕青所有的委屈再也忍不住了,泪如雨下。

她飞快冲上去,对着箫布衣又打又骂:“**!你终于来了!你知道我这些年到底都受了什么罪吗?你知道衣衣多少次在梦里喊着你的名字哭醒吗?你知道我们娘俩的日子有……多苦吗?**!**!”

说着,她趴在箫布衣的胸前,狠狠咬下,似乎要将心中所有的委屈都一股脑发泄出来!

在没有见到箫布衣时,她可以坚强的像是石头,任何风吹雨打,多无法摧毁她那脆弱的身体与心灵。

可直到他出现,所有人才意识到,原来她终究只是个柔弱的女人罢了。

感受着她的愤怒、绝望与无助,箫布衣内心无比惭愧,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脑袋,说:“对不起,这些年,你受苦了。”

“呜呜……”

一句温柔的话语,递过这些年所受的所有委屈。

她终于松开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抱着他的手,紧紧不放,似乎稍微有点松懈,他就会再次消失不见。

“**!你竟然敢伤我!你可知道我是谁!”

这时,龙飞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愤怒的看着箫布衣。

箫布衣冷眼看着他,一言不发,无比沉默。

而若是此刻有熟悉箫布衣的人,此刻只怕早就吓得脸色煞白,双腿发抖,恨不得长出一双翅膀,远遁千里之外。

因为他们都知道,越是平静的箫布衣越是可怕,这说明他的愤怒已经到了无可宣泄的地步,正在疯狂酝酿,就像是压倒雄城的黑云。

一旦落下,必定是惊涛骇岸,寸草不生。

事实上,箫布衣早就出离了愤怒。

女儿被人囚禁,拔掉指甲,若不是自己赶到及时,连心脏都要被人摘走了。

而他此生唯一的女人,也面临被人当狗一样戏弄、羞辱。

这两个仇恨加在一起,可谓是不共戴天。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7月9日 09:57
下一篇 2022年7月9日 09:59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