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怎奈夫人太娇悍沈宛霜萧禹昕全文免费阅读

怎奈夫人太娇悍讲述了沈宛霜萧禹昕之间的凄美爱情故事,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怎奈夫人太娇悍_这本书特别好,醉不归_的文笔轻松搞笑,题材新颖,很难得,不错的一部小说

精彩小说怎奈夫人太娇悍沈宛霜萧禹昕全文免费阅读

第11章生病

周惜夏见阿慎迟迟不回话,欣喜的脸色也黯淡了下来,神情骤然变得低落了下来,仿佛刚才的热情只是阿慎的错觉一般,她嘴角仿佛喃喃自语一般,“姐姐还是不肯原谅我,那我就在这里跪着,直到姐姐原谅我为止。”

阿慎脸上带着几分不忍,“二小姐,你这又是何苦呢,外面这么大的雨,二小姐还是赶紧回去吧,别把身子淋坏了。”

阿慎将伞打在周惜夏的头上,准备哄她回去,周惜夏却是一把将头顶上的伞给拿扔掉了,一脸的坚定,“不,我不回去,只要姐姐不原谅,我就不起来,也不回去。”

周惜夏说着嘴巴鼓鼓的,好似在跟沈宛霜闹脾气一般,但是阿慎却知道表面越是这般单纯而倔强的周惜夏,心思绝对不可能是让她家小姐原谅她这么简单。

阿慎劝了一会,周惜夏性情倔强,不管她怎么劝,她就是不起来,心急之下的阿慎又跑回去,将周惜夏不愿意回去的事情告诉了沈宛霜。

“既然她愿意跪着,那就让她跪着吧。熄灯,睡觉。”沈宛霜眉头挑了挑,她早就料到周惜夏不可能会乖乖听话,她要是现在就回去了,之前也就不可能在院子门口跪那么长时间了。

一夜过去之后,周惜夏之前还摇摇欲坠的身体,早已经不堪这番劳累与打击,昏迷了过去,地上是一摊碎裂的一大早上,将军府就被一声尖叫声吵醒。

“快来人啊,二小姐晕过去了。”

半个时辰之后,周惜夏已经被送往了含香阁,她此刻正穿着浅粉色的睡裙,躺在温暖的被窝里,坐在床边上的是一位老大夫,正在给她把脉。

把完脉之后,老大夫来到桌子前面,唰唰唰的写了一张药方,“这姑娘没什么大碍,就是身子骨着了凉,身体底子不错,休息一两天就好了。”老大夫摸着下巴上的胡子说道。

沈傲严肃的脸上带着几分温和的笑意,“如此,便有劳大夫了,大夫这边请。”沈傲有礼的伸出一只手,带着大夫往门外走去,屋子里的陈清一脸担忧的看着昏迷不醒的周惜夏,随后有些责备的看向沈宛霜。

“霜儿,你再怎么样,也不能让夏儿在院子外面跪一夜啊,她年纪还小,没有看出身边的丫鬟怀有祸心,也很正常。你看把夏儿给折腾的,这丫头性子也是倔,你是姐姐,不能多让让她吗?”

陈清看着周惜夏的眼中带着满满的心疼,她坐在旁边手里拿着块毛巾正在给周惜夏擦拭着身上的汗,周惜夏娇俏的容颜变得一脸的苍白,看起来楚楚可怜,这娇小的身体隐藏在厚实的被褥下面,让人瞧着更加的心疼。

阿慎在沈宛霜的身后,有心想要为沈宛霜说话,被沈宛霜拉住了手,冲她微微摇了摇头,阿慎只好噘着嘴气鼓鼓的站在一旁。

沈宛霜面色倒还正常,脸色一如往常那般的温婉,“娘,女儿知道了。您也别跟女儿生气,气坏了身子,可真怎么办?”

沈宛霜柔柔开口说道,她知道娘亲和父亲都是真心疼爱周惜夏的,只是这般为她作想的娘,最后却被她视如亲生的女儿一碗毒药送了命。

周惜夏,你不配得到娘亲的爱,你这般没有心的人,怎么配留在将军府?

这一次,我一定会把你从将军府赶出去。沈宛霜眼底闪过了一道坚定的神色,微凉的眼神在飘向了坐在周惜夏床边的陈清时,眼中多了一抹暖意。

这一次,她一定要好好的守护家人,保护爹和娘,前世的血海深仇,就由她一个人承受好了。

沈傲再次回到含香阁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碗药,看见沈傲身上的那些烟灰,还有手上没有洗掉的黑啧,沈宛霜知道爹爹这是亲自去给周惜夏熬药了,心中微叹了一声,看来不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她也是无法把周惜夏赶出去了。

沈傲端着药碗亲自去喂周惜夏,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哪里还有一丝战场上杀敌的杀伐果断。分明回到了家,百炼钢也就变成了绕指柔。

沈傲瞅着沈宛霜坐在一旁默不作声,于是将药碗推给了陈清,向沈宛霜招了下手,阿慎还想跟着一起,被沈宛霜拒绝了。

沈傲走在沈宛霜的前面,一路上一句话都没说,但是沈宛霜就是知道爹爹生气了,他之前走路从来不会这么快,而不顾及自己的脚程。

跟在沈傲的身后,想要追上他的步子,沈宛霜有些吃力,但还是尽力的跟在他后面,等到沈傲停下来的时候,沈宛霜发现沈傲带她来到了将军府祠堂。

“跪下。”

耳边传来沈傲低沉沙哑的声音,沈宛霜没有辩解一声,乖巧的跪在地上。

沈傲连身体都没有转过来,就这么冷冷的说道,“你一向懂事,昨天为父不是提醒过你了。为什么晚上还要让夏儿跪在那冷冰冰的院子外面,哪怕你不愿意原谅她,好得让她回自己屋子里去啊。”

闭了闭眼,沈傲压下了心口的那一道怒火,“夏儿她还那么小,年纪轻轻的一个小姑娘能懂什么,你作为姐姐,不是应该多体谅一下她吗?以前你不是挺懂事的,怎么最近越发的不懂规矩了?”

听到沈傲这和陈清说的几乎一样的话语,沈宛霜也不知自己心中作何感想,只是觉得鼻子似乎有些发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是沈宛霜却坚强的不让眼泪掉下来。

“爹爹是觉得霜儿做错了吗,可是霜儿也没有做什么,她说她要道歉,我说不必,她要跪在院子外面,我也让她走了,夜里下了雨,我让阿慎去给她送伞,并送她回去。可是她不愿意,阿慎劝不住她,我说的话也不听。”

“难道非要霜儿说违心的话吗,小桃一个小丫鬟,能好端端想到下毒害我?那我又做错了什么,为什么非得去死的人是我?”

沈宛霜没有据理力争,也没有大喊大叫,她只是很平静的诉说着自己的心里想法,除却她的声音带着些许哽咽,倒是让人觉得她太过平淡了一些。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7月9日 09:02
下一篇 2022年7月9日 09:04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