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惨穿越者小说免费阅读

史上最惨穿越者资源作品风格搞笑,构思大胆,脑洞清奇,区别于传统的总裁文,作者烟雨平生脱离套路,用个性化描写手法和 不一样的角度描绘出了一个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胆的构思也让人眼前一亮!诚挚 推荐,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书。…

《史上最惨穿越者》这书写的真好,感谢作者烟雨平生为我们奉献这么精彩的作品!

史上最惨穿越者小说免费阅读

嘚,我懂,天空破了个洞。

在我之前,已经有诗词大会的冠军选手来过了,而且大无私的把诗词留下了。

不过,幸好,我技能点加满了才来。

我笑哈哈的对众人拱手作揖:「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大家别当真。」

我一点不想笑,诗词白背了,双腿没劲儿,像吃了十斤十香软筋散,扶着墙往回走。

周围吆喝声不断。

「快来瞧一瞧,看一眼,刚出炉的手工皂,美滴很!」

什么?手工皂!

头顶如有惊雷,咔嚓劈下,技能点减 1,血槽空一截。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这里有最美的玻璃球,玻璃花瓶,玻璃烟灰缸,价钱便宜,量大从优!」

什么,玻璃?!

咔嚓,第二道惊雷劈下,技能点再减 1,血槽再空一截。

然后是豆腐脑,口红,潜水镜

一道接一道的惊雷,把我劈得外焦里嫩,为穿越准备那么多年,都白准备了吗?

我暗暗数着 1、2、3、4

到第八道时,我已至林府门口,心想不会有第九道了。

第九道俗称天雷,要把人吓死的。

然后

我家小厮「砰」的撞我身上,丝毫不顾忌我是坐林家第三把交椅的人物,直朝我爹书房喊:「老爷,老爷,天大的好消息,青霉素研制出来了!」

what?青霉素?!

我一把抓住小厮:「你说的是伤口发炎发烧吃的青霉素?」

「是啊!太医院了不起!」小厮眉飞色舞,「往后,我们再也不怕刀伤剑伤锤子伤了!小姐,你快放开我,我要赶去给老爷汇报这一好消息。」

我:

我紧紧抓着他,不是不放,是腿软。

我之所以来之前没有点亮研制青霉素这一技能,纯粹因为难度系数太大,没有显微镜,怎么分辨培养出来的是青霉素,红霉素,黄霉素,蓝霉素,紫霉素

万一培养出来的是个牛逼的病毒怎么办?分分钟把全国人民灭了。

还有提纯技术

连个无菌实验室都没有,怎么提纯?艾玛呀,穿越小说都不敢这么写,你个架空历史居然敢发生!

「如何服用?」

「生服。」

「如何生服?」

「把发霉的肉糜直接吞下去。」

我脑补了一下那东西的状态,抑制不住胃部翻江倒海,松开小厮,扶墙狂吐不止。

本着「吐一吐,更健康」的原则,

我在林府门口吐得昏天暗地,眼冒金星,终于吐干净了,只听周围啧啧声不断,余光朝周围一扫,这几十上百人在围观什么?都盯着我。

没见过人吐吗?我究竟穿到了多么奇葩的时空?

很快回了府,当天傍晚,我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大街小巷都在盛传:未来太子妃怀孕了!当街孕吐。

全京城大小赌坊都开了两个新盘:

盘一,赌未来太子妃肚子里的究竟是不是太子的种;盘二,赌太子会不会在头上点绿的情况下,迎娶首辅独女林绾绾?

我坐在花厅,一边吃冰粉儿,一边严肃思考:这本子难度系统有点大啊!技能点几乎清空,时空人民很不友好!

然后,我那正二品夫人的娘来了。

她看了眼我正在吃的冰粉儿,责备道:「一点都不孝顺,看见娘来,也不知道给娘盛一碗。」

我朝春花那丫头使了个眼色,春花端着碗去盛,就听我娘叮嘱:「多冰多粉多西瓜多红豆多花生多瓜子儿多红糖。」

春花迟疑了一下,我开口:「把那盆儿给夫人端过来。」

我娘眉开眼笑,吃完一大盆儿冰粉儿,打了个饱嗝儿,摸了摸肚子,再拍拍我的肩,宽慰我道:「别担心,只要你爹一日是首辅,太子不想娶也得娶!至于你肚子里的孩子,喜当爹不是坏事,这不前面有个喜字吗?」

我:

「娘,我没怀孕!」

「怀没怀孕,重要吗?」

我娘仿佛听到稀奇事,怪嗔的看我一眼。

「怎么不重要?」我虽长在新中国,读鲁迅文学长大,但为了穿越,依然拥有和封建社会完全契合的三观,「万一我真有了,嫁的人又是太子,这不混淆皇家血脉吗?」

我娘看小孩子似的看我,嗤笑一声:「凭什么他们家是皇家血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我:

娘,你才是穿越的吧?陈胜吴广,您那位?

我娘施施然走了,我跌坐在老爷椅上,不祥预感再次传来

我娘三观都新潮成这样了,我爹肯定不遑多让。

我有点方,万一我爹是奸臣怎么办?

次日一早,我那未婚夫当朝太子邀我去东宫一聚,说甚是想念。

出门的时候,我娘丢一个「安啦」的眼神不够,还走过来,替我整了整领子,小声道:「满朝文武,上至太子,下至 13 品,无论你看上谁,娘都给你搞定。」

我觉得我娘有点膨胀。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我爹权势滔天,一方面,他确实能干,另一方面,能干的人多了去了,他能做到首辅位置,还不是靠皇上宠爱!

东宫这次聚会,在我人生中的重要性,一点不逊于穿越。

穿越解决了人生第一大哲学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这次聚会解决了人生第二大哲学问题,我要去哪里,人生使命是什么。

太子虽以「甚是想念」为名,但应邀者远不止我一个。

满京城的青年才俊和贵族少女都到了。

我身为太子未婚妻,坐在第二显赫的位置,然后看着太子频频朝京城双姝中的另一位白纯纯投去爱慕眼光。

白纯纯是真美,穿着一身孝的衣服,走起路来弱柳扶风,明明没有哭,却给人一种梨花带雨的感觉。

以我 21 世纪新女性的眼光:

这种美人,美是美,可惜美得没有灵魂。在追求女性独立的年代,这种女人做不了女主,妥妥的女配。

很可能是我装逼打白莲花的首战。

我豪爽的将面前大红袍一饮而尽:「久闻纯纯妹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擅舞,不如来一曲,给我等俗人洗洗眼睛?」

我话音刚落,就见太子用杀人的眼光看我。

嘚,你未婚妻在这儿呢,帮什么其他女人?

渣男!鉴定完毕。

这是传统剧情:男主有白月光,女主得用超高智慧,撕掉白月光的各种伪装。

我胜券在握,多年言情小说不是白看的!

接下来,白纯纯一舞毕,艳惊四座,所有男人看着她的眼睛都在冒桃心,所有女人都羡慕嫉妒恨,有人偷偷朝我投来同情眼光。

没关系,白月光嘛,总得有几分才情!

若对手太弱,我这个大女主也没什么成就感。

再紧接着,我头顶绿了。

太子当着所有人的面儿,把腰上那对玉佩分了一半给白纯纯,白纯纯接玉佩的时候,太子捏着不放手,白纯纯含娇带怯,两人眉来眼去,就差立即脱衣服回房间滚一滚。

我觉得我头顶绿得能跑马,忍不住「咳咳」两声:「你们俩,注意点影响!」

「注意影响?」

白纯纯反问,清冷的嗓音响彻整个宴厅。

「呵,不知林小姐与他人颠龙倒凤的时候,可曾想过注意影响?当街孕吐的时候,可曾想过注意影响?可曾想过,您不要脸,太子殿下还要!」

我愣了下,我什么时候与人颠龙倒凤了?什么时候孕吐了?

不对,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白纯纯怎么会有这么强的气势?直冲上天了都。

我有种被她压住的感觉。

「以讹传讹的事,白小姐居然会信!」我冷冷笑。

白纯纯笑得比我还讽刺:

「有没有以讹传讹,宣个大夫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听说街上大大小小赌坊,都在赌林小姐肚子里的是不是野种,我可是花了大价钱,赌你肚子里

有!

野!

种!」

所有人的目光朝我肚子看来。

我:

我:这是哪门子白莲花?明明是罂粟花,霸王花!

太子不愧是男猪脚,当机立断:

「来人,请太医!」

我肚子里没货,我还是黄花大闺女,可太医把脉的结果是喜脉!

我不信,太子为了让我心服口服,一连宣了 10 个太医,10 个市井大夫。

喜脉没什么难度,所有人结论一致:

首辅家独女怀孕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7月7日 20:32
下一篇 2022年7月7日 20:34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