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玉小说免费阅读_碎玉小说步月归_碎玉小说免费阅读碎玉小说白尘渊柳宁小说_碎玉小说完结版阅读

碎玉小说免费阅读_碎玉小说步月归_碎玉小说免费阅读(碎玉小说白尘渊柳宁小说_碎玉小说完结版阅读)

小说介绍

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说《碎玉小说》,主角为白尘渊柳宁小说精选:…

免费试读

碎玉小说_第11章

白府的百合全栽在水里。
柳宁沿着青石板路一路往前走,终于来到了通天水榭。
这是一座临水楼阁,四面环水,绿树成荫。
微风拂过,柳宁额前的发丝被吹乱,她轻轻用小指勾住发丝,拨到了耳后。
她四处打量着这座亭台楼阁。
没有人影。
她心里暗自松了口气。
没有伺候的丫鬟小厮,也没有主子们在,她也不用担心会冲撞了谁。
她往栈桥的方向走去,果然在那里看到了两艘船。
船身修长,线条流畅,漆以深沉的乌色,看起来端庄典雅。
船头雕刻着精美花纹,显然是府中的东西。
柳宁抿了抿唇,决定就从这两艘船附近的荷花里摘几株百合就行了。
她沿着栈桥一路走,终于在栏杆前发现了可以摘的百合。
这些百合长得很高,但都长在栈桥前半段。6
柳宁兴奋地卷起袖子,露出一截纤细白皙的手臂。
她双手抓住百合,将之一拧,便摘了下来。
她小心地将百合剥开,取出里面的心。
柳宁又接连摘了好几朵百合,心里盘算着差不多够了。
她抬头望向远处的水榭,眼里露出淡淡的愁绪。
其实她知道,白夫人只是想罚她而已。
不管她怎么小心谨慎,最后肯定还是会受罚的。
想到这里,柳宁叹了口气。
她低头看了一眼荷塘里的荷花,心想不能白来一趟。
于是她便将目光落在了通天水榭附近的荷花上。
这些荷花都是白夫人养的,开得亭亭玉立,娇艳欲滴。
柳宁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摘了几株荷花之后,又将目光投向了更远地方的百合。
这些百合都比岸上的大很多,看起来饱满多汁。
柳宁踮起脚尖,手臂向前伸,努力地够着那个百合。
在她即将够到那株百合的时候,脚下一滑,整个人向后倒去——
“啊!”
柳宁惊呼一声,身子不受控制地向后仰去。
她吓得闭紧了双眼。
然而,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只手突然从旁边的水面上伸了过来,精准地托住了她!
柳宁猛地睁开眼睛,对上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眸。
她愣了一瞬,随即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抓住了那只船桨,顺利爬上了船。
她并没有呛到水,只是脸色有些苍白,唇瓣微微颤抖着。
直到上了船,柳宁才发现自己衣衫只湿到了胸口以下。
她的脸色因惊魂未定而显得有些苍白,泪珠挂在濡湿的长睫上,肌肤在泪水的滋润下更显娇嫩,仿佛一碰就碎。
这幅模样,实在是我见犹怜。

碎玉小说_第12章

柳宁不好意思地看向面前的男人。
只见他穿着一件玄色窄袖束衣,腰间坠着一个香囊和一块羊脂玉的玉佩。
即使只是随意地坐在那里,他的腰背依旧挺得笔直,周身透出一种清冷疏离的气质。
这种气质,柳宁只在一个人身上看到过,那就是白府的大老爷,白洛斌。
柳宁心知这位公子身份不凡,恐怕也是白府的主子,于是连忙向他道谢:“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白尘渊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将自己的外袍扔给了她。
柳宁接过衣服,感激地对他笑了笑,然后便抱着衣服走到了船舱里。
她一边拧着衣服,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
白尘渊坐在船头上,听着船舱里传来的拧衣服的水声,心头莫名的有些烦躁。
他发现自己根本看不进去书上的内容,脑海里浮现的全都是刚才柳宁在水里的那一幕……6
白尘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滑动小船,将船划到了太阳底下。
他知道柳宁身上的衣服没有干,不过如今是夏日,太阳晒一晒,应该很快就会干了。
柳宁透过船舱里的小窗,看着外面湖面上的波光粼粼,心情也逐渐平静了下来。
没过一会儿,她的衣服便已晾干了。
柳宁从船舱里走了出来,将衣服还给白尘渊。
“公子,您的衣服。”
白尘渊接过来,随手搭在膝盖上。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婢子无以为报……”
柳宁话还没说完,便被白尘渊打断了。
他瞥了一眼她的上衣,道:“你上面还没干。”
柳宁一愣,下意识低头看去。
果然,在她衣服上身,很明显着晕染两块阴影。。
不过……那不是水渍,而是奶渍。
因为上午小侯爷只将她的奶水吃空了一次,还没有排空。
柳宁有些尴尬,从白尘渊手中拿过帕子,拧干之后,又将帕子递还给了他。
“不用了,公子你自己用吧。”
柳宁怕他误会,连忙解释道:“不是婢子不愿接受公子的好意,而是……婢子怕自己的奶渍弄脏了公子的手帕。”

碎玉小说_第13章

“没关系,湿着衣服终是难受的。”
柳宁有些意外,下意识抬头看了他一眼。
没想到,白尘渊居然这么细心。
她犹豫了片刻,感到身上的奶水确实越来越难受了,才缓缓点头,接过帕子,低声道:“那就多谢公子了。”
柳宁的声音里,似乎带了一点哽咽。
白尘渊看着她,没有说话。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头也越来越低,脸红得几乎要滴血。
白尘渊依旧沉默地看着她,许久,才开口问道:“你还打算回去吗?”6
柳宁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通天水榭的所有门都是挂锁的,她现在回去,也找不到什么解决的办法。
白尘渊看了看四周,指着船舱道:“你把两侧竹帘放下来吧。”
柳宁虽然不太懂他的意思,但还是照做了。
竹帘放下来后,船舱里瞬间就阴暗了许多。
“白府一路人多眼杂,你这样回去,不合适。”
白尘渊的声音很平静,但柳宁却听出了一股莫名的情愫。
她下意识抬头看向白尘渊,却发现他已经转过头去了。
柳宁也低下头,悄悄地揉了揉自己发烫的脸蛋。
突然,她记起自己还有任务在身,连忙将背篓拿了过来,找出里面的水壶,匆匆解决起涨奶的问题来。
她将水壶抵在自己的胸前,轻轻挤压,壶口便发出“咕叽咕叽”的吮吸声。
柳宁疼得蹙紧了眉头,但总归是缓解了一些。
白尘渊坐在外面,听着船舱里的动静,虽然看不到里面的情形,却能闻到空气里的奶香。
他的脊背瞬间僵直。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4年7月7日 08:08
下一篇 2024年7月7日 08:1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