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版小说守夜人全文免费阅读

守夜人(田志勇刘斌) 小说,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田志勇对人物心理描写的非常好,小编为您带来守夜人大结局很值得一看哟。…

守夜人_此书可谓开创了一个社会都市类小说的巅峰作品,构思新颖,条理清晰,行云流水,人物耿云沐青性格刻画极其丰满。

完结版小说守夜人全文免费阅读

我脸色一变,忙说:怎么了小燕?
“过来,你快过来!!”
程小燕的声音充满了颤栗,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正在接近她。
我什么也顾不上了,拿着手机一边往外面冲,一边叮嘱她,立刻呼叫护士!
现在快晚上十二点了,医院几乎没什么人,我来到感染科的时候,发现整栋大楼都是黑漆漆的,好像是停电了。
电梯是坐不了了,只好爬楼梯。
程小燕住在5层的508病房,等我上去的时候,这一层都静层层的,连值班护士都没看到。
拿出手机照明,还没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穿着蓝色麻衣,驼着背,头发灰白的身影,拄着拐杖,弓着腰从里面慢吞吞地走了出来。
是程小燕的奶奶吗?
我愣了愣。
突然,那老太太扭过头,朝我看了一眼。
因为太黑,看不清她的模样。
但依稀能分辨出——她在对我笑。
不是那种温和的笑,而是阴森的冷笑!
我莫名地感到一阵恐惧,全身僵硬,一动也不敢动。
冷汗,顺着后脊梁骨往下流。
这种感觉,就好像被一条眼镜蛇给盯上了一般,随时都会扑上来咬我一口。
只是一个老人,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害怕。
但,依旧没有勇气走过去。
直到老太太消失在了黑夜里,我才松了口气。
这才发现,袖口竟是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啪嗒!
电,突然来了。
整个五层,一下子恢复了光明。
“咦,电来了?”
“真是奇怪,莫名其妙就停电了,师傅,辛苦你了。“
我看到楼梯拐角处,两个小护士和一个穿着电工制服的男人走了过来,嘴里议论着停电的情况。
我皱了皱眉,总感觉这电来的蹊跷,不像是电工修好的,倒像是那老太太走后,自动恢复的……
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想法,我没在多想,转身走进了程小燕的病房。
女孩蜷缩在床上,脸色苍白,紧紧地攥着被子,如受惊的小白兔一般,紧张地看着四周,身体瑟瑟发抖。
看到我来了,程小燕眼神中的恐惧少了许多,跳下床,一把将我抱住。
我拍了拍她的背,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似乎意识到自己是病人,程小燕又连忙从我怀里离开,脸上一朵红晕悄悄爬上。
“我……我奶奶刚才来了。”
“看到了。”
程小燕瞪大眼睛,道:你……你看到我奶奶了?
“是啊,一个老太太嘛,她不正从你病房里走出来吗?”我不明白程小燕怎么这么紧张。
程小燕咬了咬嘴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我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过了好半天,她才慢吞吞地说:对不起。
“对不起?你为什么要跟我道歉?虽然我现在是上班时间,但过来一趟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我笑着说道。
“不,不是这个,我是说,不该让你过来的……如果你不过来,就,就不会碰到我奶奶了。”程小燕有些无语轮次,“志勇,谢谢你,你回去吧。”
我被她弄得一头雾水。
碰到她奶奶怎么了?
老人家又不是洪水猛兽,难道还能吃了我不成?
安慰了几句,离开了感染科。
……
回去D栋休息室,我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的看电视,脑子里还在想着程小燕刚才恐惧的模样,以及那个苍老的身影。
看得出,程小燕似乎很怕她奶奶。
虽然不理解为什么,但老人家走出来的时候,我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害怕。
或许是心理作用吧?
我这样安慰自己。
看了看时间,凌晨一点多,差不多该巡逻了。
巡逻到四楼的时候,听到一阵激烈的争吵声,我忙走过去一看,是那个新来的胖护士,正和大爷在争吵。
过去了解了一下,大概是大爷身体不舒服,知道D栋来了护士,就用呼叫器把护士叫来,说明了一下身体不舒服,结果胖护士很不耐烦,说大爷大半夜的瞎折腾,生病不舒服不是正常事么?
大爷本就是个暴脾气,两人一言不合,就大吵了起来。
“你这什么态度?医院怎么会请你这样的恶婆娘?”大爷怒气冲冲地吼道。
“什么态度?对待病人的态度呗,你少给我扣帽子,觉得我恶,你他妈别乱呼叫啊,大半夜的,人不休息啊?”胖护士犹如泼妇一般,毫不客气地回复。
“你——”
“你什么你?老不死的东西,一把年纪了,还跑到这里来当寄生虫,我要是你,肯定找个地方偷偷上吊了,活这么大还混吃混喝,丢不丢人啊?”
我猛地冲了过去,一把揪住胖护士衣领,语气冰冷道:“你再说一遍?”
“你,你要干嘛,放开我!”胖护士吓了一跳,看到是我后,态度又变得跋扈起来,“我告诉你,副院长是我姐夫,你要敢动我一根毫毛,我肯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眯起了眼睛,心头仿佛有一把无明火,焰腾腾地按捺不住。
不说医者仁心,这狗杂碎——劝人去死?
她到底把病人当成什么了?
“老子管你姐夫是谁,你再特么这样对待病人,信不信我把你这头母猪浸猪笼?”我冷哼道。
听到母猪,胖护士气得不行,一口一口地脏话,对着我大骂。
“算了田医生,别跟她计较了。”
大爷一看情况不对,连忙过来拉扯过。
他一个受害人,现在反倒成了劝说者。
我把胖护士放开,她胆子并不大,直接逃也似的溜走了,但依旧不忘回头对我骂骂咧咧,
这素质,真是给医院抹黑。
心情不太好,和大爷闲聊了几句后,我回去了休息室。
完全没有睡意,被诸多事困扰,加上医院请来一个这么“不靠谱”的同事,我有心想投诉,但想到她那句“副院长是我姐夫”,最终还是打消了念头。
看了一会儿电视剧,屏幕忽然开始闪烁不定。
接着,一串串白色的雪花点出现……
“妈的,什么破电视!”
我气恼地走过去,用力地拍了拍。
这电视经常出问题,刘斌以前看球赛的时候,没少气得他跳脚大骂。
别说,这一拍还真有奇效。
电视闪了几下,画面居然恢复了。
我刚一转身,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因为,屏幕里的画面,并不是刚才的电视剧,而是出现了一个昏暗,阴森的场景。
随着镜头移动,可以看到几张白色的床,坑坑洼洼的墙壁,一排灰色的柜子……
我皱着眉头拿起遥控,按了几下,根本没反应。
啪嗒!
就在此时,画面晃动了一下……
紧接着,一张死气沉沉的脸,突然出现在了镜头中!
扭曲的五官,紫灰色的嘴唇,怨毒的瞳孔,深深往里凹进去,眨也不眨地盯着我。
我瞬间毛骨悚然,一屁股瘫坐在沙发上,瞪大了眼睛。
这张脸,是刘斌的!!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7月6日 17:52
下一篇 2022年7月6日 18:08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