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甜到厉爷心里了纪沫厉承御小说全集免费试读

重生后我甜到厉爷心里了男女主角(纪沫厉承御)之间又是怎样的爱恨,谱写怎样的悲歌,又将是怎样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将是怎样虐曲,全新的章节感人的故事。全文章节描写细腻,作者芒果来文笔功底深厚,带来了精彩的言情文。…

作者芒果来_的书我都看过都很好看,讲述的都很精彩,我很喜欢这样的作品。会一直追下去。

重生后我甜到厉爷心里了纪沫厉承御小说全集免费试读

他也不是第一次冤枉她了,自从她回到季家,不管她是对与错,他都把错扣在她头上。

乔雅芸开口打破了这僵硬的局面:沫沫,你也好久没回来了,吃一顿晚饭再回去吧?

纪沫点了点头:好。

现在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妈先带你去医院。

季擎翰把视线落在纪沫的右肩上一秒,然后就收回了视线:我看她的右肩问题不大,医院就不用去了,家里有很多药,拿药涂一下吧。

纪沫抿了抿唇角:不用了,我回家处理就行了。

沫沫

乔雅芸还想多说些什么,就被季擎翰拽走了:雅芸,你跟我来,我有些事要跟你谈谈。

他总是这样,只要乔雅芸跟她说太多的话,他就会找借口把乔雅芸拉走。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纪沫的拳头在不知不觉中握紧了。

吃过晚饭后,纪沫跟乔雅芸坐在沙发上聊天。

妈,哥在国外还好吗?

她还有个同父同母的哥哥,只不过一直居住在国外。

你哥还是一如既往地忙,他说等到把手头上的事情都忙完了,就回来找你这个可爱的妹妹。

纪沫的脸上染上了一抹笑容:那我这个可爱的妹妹就期待早日见到他吧!

两人聊了一会儿,纪沫提出了离开,乔雅芸送她出到了门口。

她发动车子的时候,发现车已经坏了。

乔雅芸发现不对劲,开口询问:沫沫,怎么了?

车坏了。

那妈让家里司机

乔雅芸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顿了顿,然后继续开了口:家里的司机回去了,妈叫别人送你回去

妈,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就行了,我改天让人把车送回去就可以了。

乔雅芸拗不过她,只能顺了她的意思:那你回去的路上小心点。

纪沫看了眼时间还早,就打车去了酒吧。

她坐在了酒吧昏暗的角落里,不停地把酒灌入喉咙。

她不想面对厉承御。

她现在还是持着和上一世一样的态度,她不喜欢他,她想和他离婚。

但她好不容易重生了,不能像上一世那么闹腾,她现在主要的任务就是抱紧厉爷大腿!不久,她的脸上染上了一抹绯红,她拎着包包跌跌撞撞地往外走去。

刚出酒吧门口,就听到了身后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哟,这不是我姐吗?你什么时候喜欢来这种地方了?

几个男人来到了她的面前,团团把她围住。

纪沫一眼就认出了带头的那个男人,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季沈。

季沈比她高了足足半个头,他瘦瘦的脸庞堆满了痞气:姐,怎么不说话呢?

他跟她并不和,他刚回季家那会儿,他时常欺负她,而季慧瑶则是假惺惺地帮她,她当时以为季慧瑶是真心想帮她,现在看来,他们两个就是一唱一和地欺负她。

纪沫抿紧了唇,清丽的脸蛋上,泛起一丝不悦:让开。

季沈的眼睛中泛着红,声音夹着丝丝怒气:听说你欺负了我妹!

一道很浅很轻的呵

从纪沫的嘴里飘了出来。

原来是想帮你妹出气啊

话说到这,她顿了顿,打量了他一番,挑了挑眉:你行吗?

季沈皱了皱眉,一股怒火蹿上脑门,脸色骤然大变:你几个意思,看不起老子是吧?

纪沫唔

了一声,没有说话。

季沈扫了一眼周围的跟班,然后放下狠话:你们看好我是怎么收拾这婆娘的!

他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握紧拳头往她脸上挥了过去!纪沫还没有作何反应,就有一个男人挡在了她的面前。

男人握住了季沈的掌心,微微用力一捏,挑了挑眉头: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男人?

季沈痛到额头渗出密密麻麻的汗,咧着嘴大骂:关你什么事啊,别多管闲事!

男人身着款式简单的运动服,五官深邃,高挺的鼻梁带着一副金丝框眼镜,浑身透着一股儒雅的书生气息。

纪沫,你让他放开我,我要跟你打!

纪沫抿了抿唇角,上前一步,对男人开了口:让我来吧。

男人:??

季沈挣脱了男人的魔爪,然后张牙爪舞地向纪沫挥过去。

季沈还没有碰到她,就被一股大力拉扯着后退了两步,旋即一个过肩,他面部朝下地狠狠摔在了地上。

纪沫用膝盖压住他的后背

(本章未完,请翻页)

,让他无法动弹,旋即面色清冷地开了口:还打吗?

站在一旁的男人脸上掠过了一丝错愕,他带着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眼前瘦瘦弱弱的女孩子。

这,真的是他认识的纪沫吗?被打趴在地的季沈才从疼痛中缓过劲来,他猛地摇头:不不打了

听到这话的纪沫站直了身子,然后睨了他一眼:滚吧。

其余的人连忙把地上的季沈扶了起来,然后落荒而逃了。

老大,你刚刚是不是怂啦?

我哪里怂了,我这是从心

虽然他们走远了,但话还是一字不漏地飘进了她的耳朵。

纪沫把视线落在了男人的身上,冷淡的声音中掺杂着疑惑:你是?

男人的眸子掠过了一抹细微的惊讶:你,不记得我了?

纪沫沉思了片刻,对眼前这个男人并没有什么印象。

你不记得我也很正常,毕竟我们只见过一面。

男人顿了顿,然后做了个自我介绍:我叫林北冽

纪沫张了张嘴,刚想开口来句你好

,却听到了他的下一句话。

你的前男友。

纪沫想说的话停在了嘴边:??

你曾相过亲,而我,是季阿姨介绍给你的相亲对象。

你当时说先交往,如果没有感情就分手,交往了一个星期后,你提出了分手。

好像是有那么一回事,她记起来了!当初的她被接回季家,还不知道要和厉家联姻。

而那时候的她天天被季母催婚,她受不了,就答应了相亲。

她当时为了不再被催婚,就试着跟他交往。

可一个星期后,季擎翰知道了她和他交往的事情,要她和他分手,理由是她还小,不能谈恋爱。

她当时和他也没感情,所以就答应了季擎翰和他分手。

纪沫看着眼前文质彬彬的男人,眨了眨眼睛。

她怎么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一丝委屈?是她魔怔了吗?见纪沫没说话,林北冽又开了口:沫沫,你现在还是单身吗?

纪沫张了张嘴,刚想说是啊,余光却扫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她连忙把到嘴边的话咽进去,急忙改了口:我已经结婚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7月5日 19:36
下一篇 2022年7月5日 19:52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