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种十八年》夏里沈清越最新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冤种十八年》夏里沈清越最新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这些年,沈清越有个外号。
校花屠榜人。
只要是北江校花榜上有名的选手,身边都有过沈清越的痕迹。
可他偏跳过了我这个第四名。
说兔子不吃窝边草。
这不,喝醉了,哪管窝边不窝边。
沈清越,只有挂在墙上才老实。
本以为做完这一切,能睡个好觉。
凌晨一点,我被拍门声吵醒。
我哥的卧室靠里,一般跟女朋友视频听不到外面的动静。
只有我,睡眼惺忪地披衣下床,一开门,外面站了闹哄哄一大群人。
沈清越喝醉了,被一群人簇拥着送到我家门口。
“你们干嘛?”
沈清越的兄弟探出头,陪着笑:“嘿嘿,沈哥的钥匙掉下水道了,你能不能收留他一晚?”
“掉下水道就去敲门啊,他爸妈又不是不在。”
他家就在我家楼下。
“额……真不在。”
我突然想起来,他爸妈和我爸妈地一个单位的,单位组织外出,都不在家。
沈清越闭着眼倚在门边,垂睫不语,仿佛睡着了。
毕竟是个活人,不好给他扔大街上。
以前沈清越来我家,就住我哥的卧室,可现在,我哥正在跟他女朋友视频呢。
“等着,我跟我哥说一声。”
见我松口,他那帮兄弟一窝蜂跑了个干净。
我看他自己虚倚着墙,挺稳,并不想多费心思把人架在我脖子上,准备先把他关在外头。
突然,沈清越的大手摁在我的手腕上,止住我关门的动作,睁开一双清冷的眼睛,望着我。
说不好是醉了还是没醉。
反正能闻到酒气。
“干嘛?”我挣半天,纹丝不动。
沈清越靠近,二话不说将我摁在墙上,亲了。
刹那间,一股电流传遍全身。
没什么高难度的动作,简单地两瓣唇碰在一起,轻轻蹭着。
上次沈清越亲我,还是在幼儿园。
他亲完老师,又跑来亲我,亲完还说要和我结婚。
我给了他个大比兜,他鼻血都出来了。
后来双方家长开玩笑,要给我俩定娃娃亲。
沈清越因为这个黑历史,变得愈发冷淡,每当我戳到他的痛处,他就会一言不发地离开现场。
一代校草,也不想背着和我的娃娃亲过一辈子。
我好整以暇地打开手机,录下证据,期待嘲笑他的那天。
风吹上了门,发出当的一声响。
沈清越被惊醒,摇摇晃晃靠在门上,看了我两眼,然后扭头冲进厕所,吐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7月5日 14:34
下一篇 2022年7月5日 14:3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